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
崂山信息网

查看: 1399|回复: 0

我多年的军营记忆 海天大管岛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2

帖子

10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0
发表于 2016-6-30 10:35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上岛后,47个新兵住在连队招待所,进行新兵集训。睡铺板,一人一床。不再睡通铺,舒服多了。一直带我们上岛的新兵连苗副指导员和王排长回到自己的岗位,他们原来的职务分别是三排排长和电话班班长。带我们训练的换成13班班长陈典训。陈班长是我步入军营的第一任导师,平度人,1964年入伍,中等个,腰板挺拔,十分壮实。开始几天,他带我们走队列,稍息、立正、向后转之类,口令威严,动作严格,只是举手敬军礼的动作,就足足练了一下午。不几天,连长出面,带领我们新兵绕小岛参观,让新兵了解了小岛和连队的基本状况。
大管岛,有时也写作大官岛或大关岛,前者是说曾有大官隐居于此得名,后者则说此岛因扼守崂山北麓关隘而得名,但正式文件中的名称还是大管岛。崂山北麓海湾处共散布着8个小岛:大管岛、小管岛、兔子岛、狮子岛、女儿岛、马儿岛、长门岩、南岛。驻军的有大管岛、小管岛、马儿岛、长门岩。远的是长门岩,最大的是大管岛。大管岛面积0.58平方公里,距陆地仅有9公里。岛的最高峰海拔约100米,从山顶分别向南北缓缓降低,最后形成南北两个突出部。北突出部较为平缓,多被老百姓开垦为耕地。海岸线水质肥沃,适合鲍鱼、海参、石花菜生长。
岛上百姓有9户人家,都姓廉,是本家。生产队长廉兴顺,50多岁,一个很厚道的农民。这些百姓很穷,房子仅能遮风挡雨,靠种地为生。主粮是煮地瓜干,退大潮时赶海捡些海螺之类便是改善伙食。他们没有渔船,从不出海打渔,只是在夏天的时候在海边轧鸡毛菜,或退大潮时赶海,捡些海参、鲍鱼出卖,赚些零花钱。轧鸡毛菜是岛上居民的绝活,都是男人操作,光着屁股,用绳子把筐子系在腰间,一头扎下去,能待三五分钟,然后从水中探出头来,将采到的鸡毛菜放进筐子,休息片刻,再次潜入水中。鸡毛菜有名石花菜,既是药材,也是食品,是做凉粉的最好材料。小
岛码头位于主岛与北突出部的结合处。从码头上岛,路两旁便是老百姓的石头茅草房。顺路南行,到主岛西侧,便进入营房。路右边靠海处,是炊事班、伙房、食堂、澡堂,还有连队开垦的菜地;路左边由北向南,在平缓处建有招待所,三排房子十几间,然后是操场,篮球场。主营房建在山坡上,梯次三排房子,最上一排是电台、卫生室,稍远处有枪械库、弹药库、发电房。中间一排是连部,俱乐部;最下一排房子最长最多,住有二、三、四排和侦察排。二排为82迫击炮排,五、六、七共3个班,每班5个人。三排是高射机枪排,八、九、十3个班,每班编制4人。四排为步兵排,有十一、十二、十三3个步兵班,每班编制8人,十四班是重机枪班。十三班归属四排,但独立驻守在南突出部。侦察排有侦察班、电话班、通讯班,每班编制3至5人不等。电话班主要负责通过海底电缆同营团指挥机关联系,平时接转电话,通讯班则是负责岛内电话线的通讯,侦察班是炮兵侦查,主要是为85加农炮测距离方向。一排为82加农炮排,营房位于岛的南侧,4个班,4门82加农炮分别位于岛上坑道的坑口,每门炮编制6人。另外有炊事班,编制10人,勤杂人员10余人,全连编制147人。
新兵集中训练是一个月时间。3月1日上岛,3月5日发生了中苏珍宝岛战斗。连队召开大会,声讨苏修罪行,表达捍卫祖国神圣领土的决心。我代表新兵在全连大会上发言。写发言稿用了我一天的时间,并经过连队的文书孙文彬审阅。孙文书个子挺高、有点驼背,却又文质彬彬的。他来看我,对我的发言稿大加赞扬。我的大会发言虽然照本宣科,但也斗志昂扬、义愤填膺,并强烈要求上前线,与苏修侵略者血战到底。发言赢得了热烈掌声,尤其赢得了新兵们的羡慕。但事后刘开昌问我:“你真的想去珍宝岛前线吗?”我笑了笑,没回答。我明白,中国和苏联肯定打不起来,只是小打小闹做样子罢了,倒是那蒋介石小股匪特偷袭挺让人担心的。我们刚上岛的晚上,连队就组织了一次反小股匪特登陆的紧急集合演练。后来从老兵的嘴里知道:我们守岛连队的主要任务就是反小股匪特。
新兵训练期间,我们还目睹了连队的老兵退伍。那年,退伍的老兵有40来人,少数表现好的老兵可以安排工作,而大多则是哪里来回哪里。这些老兵就要回到面对黄土背朝天的农村,心情是忧郁的。有次吃罢晚饭,我坐在饭堂前池塘边的凉亭里看大海。有个老兵主动来搭讪,姓张,胶南人,文绉绉的,是连里的电影放映员。他很伤感,眼里泪水在打转,他说因为得罪了副连长而列入复员名单。他真的不想走,因为只要回家,未婚妻肯定跟他吹了!闲聊中,得知我是高中生,就说有可能让我接他的班当放映员。当放映员,那可是我喜欢的工作。我本来就对电器之类的技术活感兴趣,更重要的是在部队学点有用的技术,将来复员回家也可能好找工作。
老兵就要离开连队了,码头上摆着桌子,有水果、饭菜、还有酒。连长端着酒杯,一个个为老兵送行。不知谁开的头,放声大哭,顿时码头哭成一片。走的和留的都抱头痛哭,不知是难舍的感情还是命运的担忧,大家都在哭。我们新兵站在旁边,默默地看着,心里也不知啥滋味。后来我才明白:这些老兵大多是1966年以前入伍,自从来到这个小岛三年,多数人从来没有下过岛,没有受到残酷“文革”的污染,保持一份原始的淳朴与纯真。此后我在部队多年,再也没有看见这样一群退伍军人抱头痛哭的事,只是无休止的斤斤计较和无理取闹。

我多年的军营记忆  海天大管岛5657 作者:评价师 帖子ID:8261 海岸线,老百姓,招待所,石花菜,新兵连 我多年的军营记忆  海天大管岛4388 作者:评价师 帖子ID:8261 海岸线,老百姓,招待所,石花菜,新兵连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站声明:因广告法禁用词在不断更新,我们也在努力修正,但如有遗漏处,不作为索赔的理由,我们会及时改正。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